双色球和值走势图中彩网|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带坐标准

重逢島 人物·大師

分享




《圣誕快樂,勞倫斯先生》《末代皇帝》《遮蔽的天空》《荒野獵人》《如果和母親一起生活》《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》……



66歲的坂本龍一已經制作了40多部電影配樂,和更多數量的專輯。


但很長一段時間,坂本龍一都沒想過要成為音樂家。



在小學填寫志愿時,別人都有明確的夢想,他卻完全不知道要寫點什么,他沒辦法想象自己變成某種固定的身份。


“就連自己喜歡吃的東西,都一直在變……有時候會覺得自己怎么那么奇怪啊。”他對Lens回憶道。


他在幼兒園里接觸了鋼琴,而母親多半是為了維持一種階層身份,才為他請了一位鋼琴老師。


坂本龍一也不是很喜歡彈琴。幸虧鋼琴老師慧眼識珠,一再說服他們堅持下去。




從中學到大學,坂本龍一都覺得自己未必要做和音樂有關的事。他興趣廣泛又不確定。他也拒絕確定。


他逃課,自己編寫前衛戲劇,泡電影院,交女朋友,走遍新宿的爵士咖啡館,看那些搞學生運動的人,跟著他們去示威游行,跟著語文老師讀諸如《精神現象學》這樣嚴肅的書,也讀安部公房和大江健三郎等人的小說。


十幾年后,成為流行偶像的他,和日本最重要的一些哲學家做對談。他還想過:如果退出音樂界,就一個人躲到山里去讀書。


同很多年輕人一樣,他激進而沖動,反對很多事情。即使今天他愛上了那些曾經反對的東西,他也堅持認同:“年輕人總是對的”。


“我一直都很迷茫啊。就像我做音樂的時候也一直在猶豫,到底是用這個聲音好,還是那個聲音好。最后到底用哪個音,時常難以抉擇。”他對Lens說道。


其實,他那時的人生,已經被一些音樂的線索深深牽引著……




他考上了音樂學院,卻厭惡那里富家子弟浮華虛偽的氣息,他和美術學院的人混得更密切一些,在那些沒有專門學過音樂的人中間,他反而感受到了對搖滾、對現代音樂的愛。他這個科班分子,成了那個團伙里特殊的一個,被他們戲稱為“教授”。


但“教授”大三時就結了婚,為了賺生活費,打過很多工,音樂只是他比較方便的賺錢手段。他還是無法想象自己應該是什么樣的身份,就去讀碩士,但他也不怎么去學校,學位證后來都不知道丟哪去了。交的畢業作品,導師也不滿意。很多年后,他成名了,學校又把他的作品翻了出來。



工作經常干得通宵達旦,直到他在一種虛無中感受到一種嚴肅的創作沖動,他就利用收工后的時間,躲在逼仄的小屋里,完成了一張專輯。那一年,他26歲。


“給自己一個deadline是很重要的。不管自己有多么不安,多么緊張,但是到了那個時候你就一定要上場。人生大抵都是這樣吧。”他對Lens說,“也正是因為有這些時間節點,可以讓我結束了一份工作以后,換一種心情投入到另一份工作里去。”



同時期,他和高橋幸宏、細野晴臣組成了電子樂隊YMO(“黃色魔力樂隊”)。他們趕上了日本在80年代變得富裕和引領潮流的時期,一走上國際舞臺,就被視為日本文化的一種代表。當然,這些都是事后總結出來的,當時,他們只是不想變成那種圈起山頭做大王的老式音樂人,他們有很多自己的想法要去嘗試。


最初的一年,他們在日本國內少人問津。


他們是先在世界巡演時紅了,回到日本才被當做文化英雄。但這種意外成名,卻讓坂本龍一又一次不知所措。


他揣摩自己如果去寫小說或是拍電影也是可以的。


別人眼中,他正居于偶像巨星的頂峰,實際上,他自己還在盤旋,還在懸而未決,還在苦熬。


尤其是三個有才華的伙伴,都開始考慮自己的個性時,這種組合就仿佛一個“監獄”。


1983年,樂隊解散。


高橋幸宏后來和很多音樂人都合作過,包括給山本耀司操刀的歌曲。細野晴臣也進入了電影配樂,最新一部作品是《小偷家族》。


《圣誕快樂,勞倫斯先生》劇照


而坂本龍一在樂隊解散前一年,開始參演電影《圣誕快樂,勞倫斯先生》,另有兩位演員:大衛·鮑伊和北野武。他向導演提出給電影配樂時,事先并沒有考慮過,是即興說出、又硬著頭皮做下來的。


參演電影《末代皇帝》時,那個配樂機會也是意外被導演指派的。本來只給他一周時間,他抱怨時間太緊張,導演說,“莫里康內可以做到。”最后寬限為兩周:一周在東京創作錄制,一周赴倫敦,和剪輯匯合,完善。


就是在這種有點不太講理的條件下,杰作誕生了。


兩部電影讓坂本龍一放棄了做演員的打算,卻把電影配樂堅持至今。


一條晃晃蕩蕩的路,在他30歲那年,在沒有深思熟慮的情況下,找到了方向。這正是人生奇妙的地方。



回憶中學時參加學生運動,坂本龍一說是因為覺得那樣比較酷。


在1984年的記錄片《東京旋律》中,他說自己很悲觀,因為年輕人不再抗爭了。現在,他仍然認為自己是一個悲觀主義者。福島核輻射之后,他很高興地看到日本人又走上街頭抗議,但過了幾年又消失了。


“現在,少部分日本年輕人還會追求精神上的東西,但絕大部分年輕人更關注時尚,音樂也已經演變成時尚的一種類型。”


“現在的年輕人好像都不愿意再去關注那些沉重的話題了……真的好悲哀呀。”他對Lens說道。





更多的內容請見開篇的視頻,

和Lens隨后的出版物。



視頻和文字版權為“Lens·重逢島”所有

如需轉載,請聯系后臺



聯系我們
市場合作:[email protected]
新媒體合作:[email protected]
出版物合作: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?13261162161? (021)5298 8390
地址:北京辦公室:北京朝陽區廣渠東路1號 創1958園區4-12
   上海辦公室:上海市長寧區華山路888號317
双色球和值走势图中彩网 时时彩6码组选 北斗彩票分析 MG线上试玩 领头羊时时彩最新全天计划 大乐透开机号乐彩网 北京pk10定位计划软件 电子游戏免费注册送28元 竞彩胜负平 北京pk赛车最新技巧 广东快乐时时